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ICAL GEOGRAPHY


  • “驳马—贺兰部”的历史与贺兰山名称起源及相关史地问题

    宝音德力根;包文胜;

    汉初,今贺兰山一带就有驳马—贺兰部住牧,贺兰山因而得名,意为"贺兰人的山"。"贺兰"系突厥语hala at(ala at)的音写,汉译则为"驳马",是早已绝种的野马"驳"(突厥语ala,蒙古语alaγqulan)与家马杂交而形成的种群。突厥语hala at(ala at)又称hala-yundluγ(ala-yundluγ),简称yundluγ,汉语音写为"延陀"。"驳马"即汉文文献中的"汗血宝马"、"天马"、"骢马";突厥、蒙古人又称之为arγumaγ(阿鲁骨)或saγaral,某些方言作ala?a(阿剌筛—阿拉善)。畜养驳马的游牧人被称为贺兰部、延陀部,汉译则为"驳马部";蒙古人称之为alaγ-aduγutan。文章还探讨了驳马—贺兰部的起源、族属以及与月氏休屠部、匈奴、拓跋鲜卑、突厥、薛的关系等问题。

    2017年03期 v.32;No.124 5-2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31K]
    [下载次数:38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53 ]

补白

  • 《水经注校证》收入霍水条商兑

    刘振刚;

    <正>《太平寰宇记》"洪洞县"条引《水经注》:"霍水源出赵城县东三十八里广胜寺大郎神,西流至洪洞县。"(《太平寰宇记》,中华书局,2007年,第901页,下引此书只标页码)此条不见于传本《水经注》。《水经·汾水注》"汾水又南,霍水入焉,水出霍太山,发源成潭,涨七十步而不测其深。西南径赵城南,

    2017年03期 v.32;No.124 2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7K]
    [下载次数:21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7 ]

  • 论汉魏南北朝洮西地区之开拓

    牛敬飞;

    甘肃南部洮西地区是古代边疆要地。伴随着对羌人的征服,西汉在洮西推行了郡县制,但两汉在军事上仍固守洮河一线。十六国时期前凉在洮西设河州,完善了该地区的军政建设,河州成为西北地区重要的政治单元。西秦因定都枹罕据有洮西而称霸西北。北朝在保持河州军镇的同时,又在洮西南部设立了洮州,自此洮西分为两个政治区域。洮西地区开拓历程表明,分裂时代割据政权的局部拓边也是边疆开发的重要方式。

    2017年03期 v.32;No.124 22-2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20K]
    [下载次数:32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8 ]
  • 昭君出塞路线考辨

    靳生禾;

    汉王昭君出塞的路线,史无具体记载。学界有陕甘间的秦直道和山西境的通塞中路二说。前者以秦直道直而近捷,《通鉴》胡三省注谓汉曾发七郡各二千骑迎单于的七郡为五原、朔方、西河、上郡、北地、冯翊至长安,即所经行应为秦直道。本文持通塞中路说:根据是汉匈间礼聘、和亲往还走通塞中路有间接的具体记载;此线虽曲缓,却易行又安全;汉遣七郡迎护单于的"七郡"实为通塞中路的河东、太原、代、雁门、定襄、云中、五原;通塞中路一线有关的世代传说是对信史的补充。

    2017年03期 v.32;No.124 30-35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4K]
    [下载次数:35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9 ]
  • 南梁王神念“别开乾路”并非子午道新线

    李之勤;

    唐代宰相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图志》,称梁将王神念"别开乾路",即唐时通行的子午道新线。后人遂认为西安汉中间的子午道新线为南北朝时王神念所开,笔者对此曾两度提出质疑。先是认为南北朝时子午道分属南北两朝,即令汉中属南朝时,梁将王神念也不可能修通子午道,只能对南朝境内的子午道南段进行修改。但南段非只一处,而又归属多变,未能确指其地。稍后即根据有关历史资料论证王神念离魏仕梁期间,西安汉中间子午道新旧两线均属魏境,梁境子午道南段的位置已能精准确定,而竟忽略未提。今补论王神念"别开乾路"是就西安安康间子午道南段作局部整改,而非在魏境新开西安汉中间的子午道新线,且与北朝时开辟的子午道新线并非一事。

    2017年03期 v.32;No.124 36-38+14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13K]
    [下载次数:21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0 ]
  • 《西域闻见录》所载伊犁至乌什之“冰岭道”考释

    陈海龙;

    《西域闻见录》记载的"穆肃尔达坂"位于伊犁、乌什之间,其所代表的道路实际上仍然是指位于伊犁、阿克苏之间的"冰岭道"。椿园之所以将"冰岭道"定位于伊犁和乌什之间,主要和"总理回疆事务参赞大臣"的治所位于乌什、乌什和伊犁之间的主要通道仍然要通过穆肃尔达坂这两个因素相关。

    2017年03期 v.32;No.124 39-4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49K]
    [下载次数:31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9 ]
  • 民国以来我国单名县的置废状况及其当今启示

    陈冰;

    本文梳理了民国以来单名县的沿革情况。单名县的产生来源有三种,即沿袭清末政区、"划一令"及其后新形成的单名县。部分单名县的裁撤形式包括废县、建制变更和变更县名三个方面。废县有并入或合并两种情况;建制变更具体指撤县改区、撤县设市及改设民族自治县三种类型;变更县名包括全国范围内更改重复县名、个别原因变更县名和变更单名县专名用字三种方式。最后,提出了应当保持政区和地名的稳定;城市化对政区影响愈演愈烈;地名更名工作要充分吸收历史经验;需要处理好城市化发展同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二者关系的当今启示。

    2017年03期 v.32;No.124 45-55+14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80K]
    [下载次数:44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44 ]
  • 民国1∶10万地形图及其所见江南市镇数量——兼论常熟、吴江市镇数量的巨大反差

    江伟涛;

    民国实测地形图保存至今量最大也最为系统的当属1∶5万与1∶10万两种比例尺,其中1∶5万地形图主要测绘于1916-1925和1930-1939两个"十年计划"时期,1∶10万地形图是以1∶5万作为底图进行缩制的,江浙两省主要完成于1927-1930年期间,目前这些图主要藏于日本与台湾地区。1∶10万地形图上关于聚落居住地的标注形式层次分明,可提取出其中的市镇聚落与城市聚落,结果显示民国时期江南有1628个市镇,并借此证明常熟与吴江两县确实存在市镇数量的巨大反差。

    2017年03期 v.32;No.124 56-6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201K]
    [下载次数:34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9 ]

补白

  • 《新唐书·地理志》东河府厘定

    王庆昱;

    <正>《新唐书·地理志一》载:"同州冯翊郡有府二十六,河东府是其一折冲府。"(中华书局,1975年,第965页)罗振玉利用新出《大唐故申州罗山县令王府君墓志铭并序》之"嗣子前同州东河府别将无亏等"一句(《唐代墓志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1080页)认为"河东府"误,应是"东河府"。(《罗振玉学术论文集》第8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701页)张沛则认为罗振玉之判断错误,并结合史书详细论证,认为应是

    2017年03期 v.32;No.124 6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65K]
    [下载次数:21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3 ]

  • 明代延绥镇红山市相关问题释证

    刘景纯;

    明代延绥镇的红山市是蒙古部俺答汗及其众多部族归款以后,经河套地区吉能等部请求,明政府同意并于隆庆五年(1571年)在榆林镇开设的互市市场。红山市不在现在所说的头道河一带的滩地,而在当时的"款贡城",这是当时的制度决定的。易马城虽然在以前做过易马市场,但在红山市设立以后就不再与互市场有关了。先有易马城,后有红山市,而不是相反;易马城不是当时的民市,红山市也不是单纯的官市。红山市互市时间,最初是定在在每年三月进行,但后来因蒙古诸部屡有侵犯,或因马价和抚赏纠纷等原因,相关制度与实际情况出入很大,互市时间迭有更换,并且马市也时开时罢。

    2017年03期 v.32;No.124 70-7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8K]
    [下载次数:29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2 ]

补白

  • 徐霞客并无嵩山情结

    赵阳阳;

    <正>《徐霞客游记》中的《游嵩山日记》是天启三年(1623年)作者游历嵩、华等山的真实记录。有学者(杨仲伦:《徐霞客的嵩山情结》,《中州今古》,2001年5月)从首句"余髫年蓄五岳志,而玄岳出五岳上,慕尤切"一句中,品读出作者浓厚的嵩山情结,认为作者为游览嵩山多次拟定出游路线,出于对嵩山急切的渴盼,最终选定

    2017年03期 v.32;No.124 7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9K]
    [下载次数:12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5 ]

  • 南宋扬州蜀岗上城池建设新考

    何适;

    南宋扬州的堡寨城是孝宗淳熙二年郭棣据唐子城西部所筑。理宗宝祐年间贾似道加固堡寨城,并修缮唐子城东部城垣,两部分合称宝祐城。宋代堡寨城与宝祐城并非"名异实同",二者城池范围有别,后者或更接近唐子城的规模。平山堂城为理宗景定年间李庭芝所筑,与贾似道无涉。今人误信、误读明清地理志书中有关宋代扬州城池建设的记载,未能全面追溯宋元时期的官、私记录,故而对宋代扬州的历次城池建设缺乏系统、准确地认识,在解释相关考古发掘时,也未能将其与宋代史实很好地对应起来,不无疏漏。

    2017年03期 v.32;No.124 79-9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65K]
    [下载次数:36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4 ]
  • 试析明清山西折亩——兼论清代山西田赋地亩的形成

    张青瑶;

    折亩与田赋税收直接相关,是明清土地登记制度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讨论明清土地数据问题的关键环节。基于资料发掘和多视角的考察,认为明清山西地区折亩存在较为广泛,主要由丈量标准尺度不一形成折亩、将土地数字合至"原额"形成折亩、不同生产力地亩与纳税亩的折算等方式形成折亩;垧、堆等大亩亩制习惯在山西地区广泛存在,并实际用于民间土地买卖和纳粮收租;清代山西田赋地亩形成的主要方式为折亩和级差赋税,其中部分级差赋税隐含折亩信息,所以很有可能实行建立在折亩基础上的级差赋税。

    2017年03期 v.32;No.124 93-10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6K]
    [下载次数:34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15 ]
  • 太平天国战争后浙江省开化县的血吸虫病与移民

    顾维方;李玉尚;

    开化县是典型的山丘型血吸虫病疫区,也是浙西山区血吸虫病流行时间最早、最严重的地区。该县钉螺沿境内池淮溪、马金溪、龙山溪、马尪溪四条主要溪流分布,并在各溪流中形成自上而下由点状到线状的扩散趋势。开化县的血吸虫病在太平天国战争以后开始大规模的流行。移民在该县历史上不仅是血吸虫病的受害者,同时也为血吸虫病的流行提供了新宿主,造就了该县长达百余年的血吸虫病流行史。与此前自发、零散的移民活动相比,20世纪50、60年代由政府组织的新安江水库移民大量感染急性血吸虫病是开化县历史上血吸虫病与移民关系的一次集中体现。

    2017年03期 v.32;No.124 102-11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488K]
    [下载次数:41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1 ]
  • 从近刊鄀器申论鄀国地望及楚灭鄀的年代

    黄锦前;

    本文对新近刊布的一组鄀国有铭铜器进行了讨论,进而对鄀国铜器铭文进行了重新系联,对有关铭文作了综合分析,厘清了过去一些错误和不准确的看法。在此基础上,着重讨论下鄀南迁及最终灭亡时间、上鄀地望及鄀何时分上下等三个问题。就新见东周鄀国铜器铭文结合西周金文及楚简,进一步证成上鄀应在今湖北宜城一带;据新见铭文资料,可确定下鄀南迁后居于汉晋鄀县今湖北钟祥古丽阳驿附近的鄀邑,楚灭下鄀当在楚昭王或楚惠王时;由铜器铭文来看,至迟在春秋初年,鄀已分上下。

    2017年03期 v.32;No.124 115-126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31K]
    [下载次数:35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2 ]
  • 秦即墨郡的设置和变迁——以里耶8-657号秦简为据

    李勉;俞方洁;

    里耶秦简8-657号简记载了"琅邪郡尉徙治"的相关内容,根据秦历谱、干支纪日、秦代信息传递速度和里耶秦简8-657简的内容,可以推断出8-657号简"琅邪郡尉徙治"的发文年月是秦始皇二十八年五月,此时尚无即墨郡。秦在灭齐之初,根据齐国疆域沿革和山川形势设齐、琅邪二郡。在秦始皇二十八年后分琅邪郡置即墨郡,琅邪郡尉徙治即墨和即墨郡的设置与秦始皇东巡关系密切。

    2017年03期 v.32;No.124 127-13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30K]
    [下载次数:38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4 ]
  • 西吕地望小议

    程钟书;

    西周时期有两个姜姓吕国,一在南土(今河南南阳市),可称为南吕;一在西土,可称为西吕。西吕即《诗》、《书》所载周文王、武王时期之西戎"旅(莒)国",曾为周人盟友,与周王室、密须国互通婚姻,西周末年则与西申、缯、西戎联合灭周。西吕地望当在今甘肃泾川县东、蒲河入泾的河口地带。

    2017年03期 v.32;No.124 132-134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48K]
    [下载次数:24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9 ]
  • 秦汉左邑、闻喜县地望考论——兼论闻喜县的沿革和治所变迁

    徐少华;

    左邑县是秦因晋都曲沃而置,故址即今山西闻喜县所在;闻喜县则是汉武帝升左邑之桐乡而设,其地望在今闻喜县东北、涑水南岸的东王村附近;东汉时并左邑入闻喜,县治则由桐乡迁到左邑故址。北魏时,闻喜县改属正平郡所辖,县治由汉晋故址迁于甘谷口,即今闻喜县东北之东镇稍东;北周武帝时,闻喜县与州、郡一并移治柏壁城,在今新绛县西南二十里处;隋开皇十年(590年),县治又迁回甘谷口;唐元和十年(815年),再西南迁于桐乡故城,亦即西汉闻喜县故址;五代时,闻喜县又移还左邑故城,历宋、元、明、清至今未变。

    2017年03期 v.32;No.124 135-14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216K]
    [下载次数:29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3 ]
  • 《后汉书》李贤注所见唐代州县疑误辑考

    刘萃峰;

    《后汉书》李贤注是流传至今的《后汉书》最古的注本,也是十分著名的史注之一。从内容上来看,除了文字的注音、释义、校勘以及一些相关史实的考补外,注中还包含着不少唐代的州县等地名信息。然而,通过资料的汇总与考证,这些州县名称并不完全准确,有些州县存在着沿用旧地名、文字讹误以及州县隶属关系混乱等问题。

    2017年03期 v.32;No.124 141-148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174K]
    [下载次数:29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24 ]
  • 明代福建行都司的设置与裁撤缘由探析

    杨园章;

    明代都司掌一方军政,在福建有福建都司和行都司并存,行都司又于万历年间被裁撤,二者皆属特例,关于其原因,目前尚未有细致的分析。行政建置与地理形势有着密切联系,明初设置福建行都司的基础和原因正是在于福建以福州、建州为中心的山、海并立特殊地理格局。同时,《敬和堂集》等材料表明,由于明代兵制的变革,巡抚、总兵、兵备道等机构逐步侵夺行都司最重要的军事职能,加之明末福建地方财政困难,致使行都司遭到裁撤。福建行都司的设置与裁撤是明代政区建置与地理形势、制度变革间互动的重要例证。

    2017年03期 v.32;No.124 149-159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579K]
    [下载次数:56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3 ]
  • 从西北史地之学到西北历史地理学术研讨会情景回放

    刘景纯;

    <正>2016年8月14-17日,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的"从西北史地之学到西北历史地理"学术研讨会在古城西安陕西师范大学校内召开。西北地区在我国历史发展上具有独特的地位和意义,清代中晚期兴起的"西北史地之学"被认为是当时学术文化研究

    2017年03期 v.32;No.124 2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827K]
    [下载次数:17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2 ]

补白

  • 《中国历史地图集》校正三则

    卢绪友;

    <正>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地图出版社,1982年),是一部以历代疆域政区为主的地图集,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外同类地图中质量最高、内容最详的一种。出版后,受到海内外的广泛关注与好评。但受诸多因素制约,地图集亦难免有疏误之处,笔者就发现的三处小误作一校正。

    2017年03期 v.32;No.124 160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1K]
    [下载次数:25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5 ]

  • 天津师范大学历史地理与区域变迁研究中心简介

    于双远;毛曦;

    <正>天津师范大学历史地理学学科是在1958年天津师范大学设立的历史学系的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20世纪90年代,靳润成先生就在历史学系开设了历史地理学的专业课程,并曾举办相关专题讲座,多次开展历史地理学的调查与研

    2017年03期 v.32;No.124 161页 [查看摘要][在线阅读][下载 363K]
    [下载次数:26 ] |[网刊下载次数:0 ] |[引用频次:0 ] |[阅读次数:35 ]